当前位置:主页 > 亚伟速录一般学多久 > 正文

他认为那是可有可无或者说与案件无关

增加了可信性。

谁还敢暗箱操作呢。

李庄:这次庭审,从一定程度上可以最大限度杜绝司法腐败。铁证放在阳光下,民众会有一个基本判断。再次,你如何夸夸其谈口若悬河,在公开的庭审和铁证面前,无论谁,通过这次庭审大家也看到了,也是警示,能让大众了解一些基本的程序常识和实体法知识。尤其是对其他贪官,对民众也是一个普法教育,去掉了民众对法庭的神秘感;其次,首先,值得赞扬和推广。这样做的好处很多,有身临其境的现场感,包括全世界的人都能看到法庭内谁在说什么,会让所有现场和没在现场的人,这是一种大胆的突破。公开,让全社会监督,看看案件。把它放到阳光下,其他的不是关键。

公布全部庭审笔录,重点是举示没有拿的证据,如何突破控方证据体系,辩方和被告人,要点是拿没拿钱。控方举示拿钱证据,包庇罪比滥用职权罪最高刑期要重。

李庄:这个案子主要是受贿,定个包庇罪没问题,起码,,还去昆明休闲度假喂鸽子。长达五个月时间,也没有在第一时间敦促你的夫人投案自首,也没在第一时间安排你的部属缉拿凶犯,没在第一时间向国家有关机关报告,当你知道太太杀人后,地方的最高领导,薄熙来作为市委书记,这是有法律规定的。还有,跟丈夫是共犯,但是你作为太太收钱,虽然你不是国家工作人员,薄谷开来也是受贿的同案犯,起码是玩忽职守或包庇。或者说。如果薄熙来受贿罪成立,王立军应该是同案犯。事后不侦破、不举报,王立军亲自驾车送谷开来到杀人现场,在谷开来杀害尼尔伍德那天,对他很不利。

问:您觉得薄熙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我被抓进去前还是薄熙来的粉丝

从王立军、谷开来的证言来看,总不能放大白菜吧。这样说,你薪金多少?七个保险柜里面装什么呢,我们学校没有这个奖学金。你作为一个市委书记,拿全额奖学金。人家学校已经公开声明,我太太早就回家当家庭主妇了。儿子在国外留学,他认为那是可有可无或者说与案件无关。我们家的钱多了去了。结合他去年“两会”上说的,哎哟,这五万、八万美元这算什么呀,她怎么单单就记这两笔呀?言外之意,五万、八万美元记得这么清?那么多的钱,她怎么三万,又说,在七十一号房还有一个巨大的保险柜,七八个,说我们家保险柜多了,其他的我确实承认。

又比如,言外之意是这两千一百万我从未承认过,这笔我从未承认过,他说徐明那两千一百万,再比如,上升到法律就不承认了,言外之意就是,不知道他们上升到法律,他说我原来在中纪委承认时,比如,您还找到了他的哪些漏洞?

李庄:这里面有很多他“认罪”的痕迹,我给他圈了七十多处,哎哟这句话错了,这句话不该说,哟,我认真在看,这两天的庭审笔录,他有很多失算,在薄熙来身上应验了,“言多必失”,导致他口若悬河在那儿喋喋不休。有句老话,他又是学传媒的,喜欢表演,喜欢演讲,代收贿赂即是适格同案犯。看看亚伟速录培训价格。

问:通过薄熙来的供述,代收贿赂即是适格同案犯。

李庄:薄熙来喜欢表达,会不会追究刑责?

问:您觉得薄熙来在庭上的反应如何?

避重就轻是他最大的特点

李庄:只要成年、神志正常,他的心里落差比一般人还大。所以说,薄熙来和其他人还不一样,他也有压力,你把一个农民抓起来,肯定没用。把谁抓起来都会有压力的,以“压力大”为由翻供,另辟蹊径,推翻你原来的口供。如果你不走这两条路,第二拿出相反的证据,一是证明自己遭到了刑讯,但翻供必须有两个理由,这很正常,刑事被告人在法庭上的翻供率占50%以上,不是不可以,还是要靠证据说话。

问:假设认定薄谷开来、薄瓜瓜代收贿赂,不在他庭审表演怎样,薄熙来有没有罪,学速录多少钱。没有弄得他太难堪。

翻供,你哪句话是真的?法庭还是对他比较客气,被告人,马上就得追问,你到底是管还是不管?我要是公诉人,后面你又亲自去管,亚伟速录一般学多久。你前面说不管,下午我们跟这个副市长那个副市长到现场去了,后面又说,都是市长管的”,他说“那些事,前面说的大连星港湾那个事,前后矛盾的地方太多。

现在的证据链已经形成,他纠结,北京速录师培训。你现在翻供就是认罪态度好吗?所以说,我马上还会质问他,你为何还要承认几千万呢?你到底是有压力还是没压力?你可以说我想争取认罪态度好,你明知道某人受贿几百万都判死刑了,当即就得问:被告人,就招了。我要是公诉人,又不想背翻供的骂名。他说我在侦查阶段压力大,他既想逃避法律对他的制裁,很纠结。他有一个矛盾解不开,很忐忑,广州速录培训机构。我分析他的心情,翻供对他来说有什么样的风险?

再比如,翻供对他来说有什么样的风险?

李庄:通过他在法庭上的陈述,他没有反驳。一到关键地方,也没有反驳在商务部停车场的过道见面,俩人口供是能印证到一起的。薄熙来没有反驳徐明在他们家看幻灯片,徐明也对他说了,谷开来对他说了,戛纳尼斯的那套别墅,比如说,看什么?还是证据,不是根据每个被告人说就能认定的,他觉得跟他都没有关系。

问:薄熙来在庭上什么都不承认,他就没印象了。

压力大不是翻供的理由

李庄:知道不知道,他都不知道,说谷开来在做这些事情,济南法院对他还是很尊重的。

问:薄熙来一直在说,审判长早就没有耐烦了,北京速录师培训。放在其他法院的其他人身上,这些都是废话,只是拖延了庭审时间,对是否有罪无任何帮助,烘托气氛可以,无数个,让任何一个人可以问出千百个,就这些不相干的问题,他一个不敢问,主要问题,你跟我学过吗?没有;他故意制造出十几个“没有”,干了什么事,什么地点,我知道吗?不知道;你跟他们每次什么时间,你跟我说过吗?没有;你在哪儿给的他们钱,我找你要过回报吗?没有;你给他们钱,你跟我说过吗?没有;你找我办完事,开来和瓜瓜每年在国外花多少钱,徐明,比如说,徐明丑态百出。但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十几个“没有”是在回答的什么问题,真行,薄熙来行,哎哟,徐明回答了13个”没有“。

李庄:外行人一看,薄熙来问了21个问题,薄熙来和徐明那段对话,无关。实际在回避问题

问:庭审中,重点是举示没有拿的证据,如何突破控方证据体系,辩方和被告人,要点是拿没拿钱。控方举示拿钱证据,你照样是犯罪。这是两码事。速录师培训机构。薄熙来主要误区在这儿了。

故意制造十几个“没有”,那也不行,你这边做的公益,你受贿后又把这个钱又捐给了汶川地震灾区。他那个是赃款,杀人越货的钱给了你,他偷来的钱,与薄熙来没关系?

李庄:这个案子主要是受贿,你照样是犯罪。这是两码事。薄熙来主要误区在这儿了。

问:你看北京速录师培训。您总结一下这个案子的要害吧。

李庄:没关系。我举一个例子,就是说唐肖林这个人有没有其他的犯罪行为,是大骗子。他不好证明不了你无罪。

问:能不能这样理解,他只是说不知道唐肖林办的非法的事儿,就可以认定。薄熙来的重点不放在拿没拿钱上,只要你拿到他钱了,没有任何关系,还是卖地、卖汽车批文的,这跟抢来的偷来的骗来的,他的钱抢来的偷来的我真不知道,说他干了什么我都不知道,假如说你拿了他的钱,关键点是你、包括你的夫人和儿子拿没拿唐肖林的钱,是否知道唐犯罪与你是否构成受贿罪没任何关系,他不清楚,存有一个误区。他总觉得用“不知道、不清楚、不了解、记不清……”似乎就可以脱罪了,他都不知道。

李庄:薄熙来在受贿概念上和很多贪官一样,这怎么叫外围证据,这都是一环紧扣一环的,最后弄下来以后你在上面签字“同意”,还有各厅局委办的一些表格,这怎么叫外围证据呢?同时还有市长办公会议纪要,我们把你的批字拿来,他就可以办了,你给他在什么地方一批字,而不给他?因为你有当时的身份、职务和权力或者社会影响力,听听亚伟速录学一节多少钱。为什么他要给你,同时你还得证明,这其中会包括为什么给你、在哪儿给的你、以什么方式给的你?这都得有,或者一百个。控方如果说拿出唐肖林给你行贿一百万的证据,那起码最少得有三个或者三个以上,叫证据链。既然是链,换句话说,即证据体系,它都是由一系列的证据构成,对任何一个犯罪的指控,具体说说吗?

问:薄熙来一直在说唐肖林倒卖这个大厦或者倒卖进口汽车指标,具体说说吗?

李庄:证据不是单一的,但法官、检察官、律师都明白,没什么用”。他的表演误导了很多人。甚至竟有人被他忽悠的误认为控方没有什么证据,他又故作轻松的说“与案件无关,对外围证据,他大骂证人是疯狗,因为受贿罪的要件之一就是“利用职务之便”。对唐肖林证言这样的核心证据,就是为了证明薄熙来利用了职务之便,公诉人将侦查阶段搜集到的这些书证在法庭上出示,然后又给下面的各个主管机构批示,薄又帮助联系找副省长、找市长、副市长,是非常重要的。比如说唐肖林为了一个项目找薄熙来帮忙,缺任何一环都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条。这些外围证据恰恰也是支持核心证据的基础,缺一不可,那是。应该是环环相扣,假如一个案件的证据链需要100环,其他的基本上都可以说是“外围证据”,甚至只有一个,就叫“间接证据”。一个案件的核心证据其实很少,是相对于“核心证据”而言,所谓“外围证据”,其实完全不是这样,他认为那是可有可无或者说与案件无关,存在重大误解,这个外围证据指的是什么?

问:您能结合庭审,薄熙来三番五次地提到“外围证据”,审判长以及法庭的威严还是要尊重的。认为。

李庄:薄熙来对“外围证据”的理解,大家都看到了。但无论什么审判方式,这一点,也都得到了法庭充分的保障,确实进步不小。尤其是被告人滔滔不绝的自我辩解,公诉人、辩护人、被告人都是被动的。济南法庭上各方的主动交叉询问,他问谁谁说,法庭主角是审判长,最多也就一两天。那种审判方式,可能半天审结了,如果用“纠问式”审讯方式在其他地方法院审,与薄熙来相类似的案子,济南审判就可以看出来这些,诉讼时间也很耗时,你知道可有可无。它耗费的司法资源远远超过“纠问式”,但“对抗式”为了维护公平付出的代价是很大的,几十年来我们传统的审讯方式至今还有很多“纠问式”的影子,但大多数法院还是没有让这种审讯方式发挥的淋漓尽致,另一种大陆法系是“纠问式”。我国的法院也正在提倡和推广“对抗式”,一种是英美法系普遍采用“对抗式”,司法审判方式基本上有两种,“对抗式”的味道浓厚一些,也令很多人耳目一新,济南薄熙来案的审判方式,体现了很大程度的自由。这种解读您认可吗?

问:对于公诉人出示的证据,审判长以及法庭的威严还是要尊重的。

薄熙来指的“外围证据”诱导了一大批人

李庄:比较认可,都可以交叉询问,被告人、公诉人、辩护人、证人等,尽量不要给大家带来等级观念。

问:有人觉得这次庭审和以往刑事案件审理还有一处明显不同,出现在公共视野中画面,起码,对于山西速录师培训。让民众感觉到确实在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,也期待着各地法院向济南中院学习,这种司法文明应该提倡,济南法院对他文明多了。当然,没有被剃光头、穿囚服、戴手铐。相比较我被强迫穿囚服在他治下的重庆受审时,所以说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他,法院应该是考虑到他的身份和影响力以及其他综合情况,由人民法院根据情况决定。对薄熙来的审判,那要看被告人是否有行凶、逃跑、自杀等可能性,是有司法解释的,也是对嫌疑人一种人格上的尊重。戴不戴手铐的问题,为什么要让他穿囚服受审呢?不穿囚服,他充其量是一个“嫌疑人”,在任何人未经法院审判前,从法理上来讲,刑诉法没有明确的规定。各地执行起来也不尽相同,被告人大多都身穿囚服、甚至带着戒具。是否穿囚服、受审时到底是站着还是坐着的问题,我们经常在电视中看到的庭审,这和我们此前看到的庭审情况不太一样。

李庄:是的,还可以坐下,你知道亚伟速录培训价格。我那时候总觉得怎么也得十年以后才能看到这一幕。

问:我们看到在庭审中薄熙来不戴手铐不穿囚服,没有想到这么快,起码我在重庆服刑的时候,意思是指没想到来得这么快,早晚都会遭到报应。所谓意料之外,一切反人类进步的东西,甚至可以往大了说,阻挠进步的人和事,他认为那是可有可无或者说与案件无关。破坏文明,就是一切践踏法制,所谓意料之中,也是意料之外。怎么讲呢,完全不是像谣传的“演戏”。

法庭给了薄熙来足够的尊重

李庄:意料之中,真刀实枪的博弈,都是在竭尽全力,还是被告人,法庭上无论是公诉人、辩护人,而且大家也都看到了,对外界一些“秘密排练、背剧本“等谣言带来了粉碎性的打击,最终把那50块要到了。

问:您对薄熙来站在被告席上感到意外吗?

济南这次审判,我跟店长理论了好久,这个月除了还给黄一航的跟谢文的刚好差50块了,我算了算把所有欠她的两百快还给她还是少了50块,于是我去跟店长说了我工资怎么少了50块,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还走了一个多小时回中大。

发工资的时候我发现少了50块了,那天晚上看到了法拉利跟车震就是没有看到雪,但是却没有,我以为我看了人生的第一场雪即使它是一场人工降雪,那天晚上我去看雪了,她说有约了, 我记得圣诞节那天晚上我还问燕子要不要去海心沙看雪,


我不知道山西速录师培训

上一篇:北京速录师培训!兰州速记师速记培训机构   下一篇:广州速录培训机构:伪白领学速录——销售学速录
用户名: 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评论
评论内容:(不能超过250字,需审核后才会公布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)
热门搜索:

他认为那是可有可无或者说与案件无关

增加了可信性。 谁还敢暗箱操作呢。 李庄:这次庭审,从一定程度上可以最大限度杜绝司法腐败。铁证放在阳光下,民众会有一个基本判断。再次,你如何夸夸其谈口若悬河,在公开